那个大苏夜er

做一个温柔的人?
不存在的.
脾气不好.

约稿请私信。

[喻黄]蛋糕的别样吃法

悄悄开个车。少天生快

终于发出来了....重发了很多次.........
心疼的抱抱自己.....
有肉。开荤了啊!

吸吸小太阳😭😭什么时候才能和我回迦勒底呀

高亮😍

瘫到床上爬起来解释一下上回的那个番外...
番外结局与正文无关[大概]
也不代表正文结局一定偏向he
大概我就是个想糖就糖想刀就刀的人吧[。
我继续去瘫会儿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的一个不负责的小番外

*玩梗.时间设定退役后三年
*吃完再表白的不负责任的小番外
*ooc。不接受讨论人生

“不要回头看.因为逝去的风景已不属于你”

光线有些刺眼,纱织的窗帘大概还是太过单薄,不足以遮挡住这么好的太阳。闹钟仍旧“叮铃铃”响个不停,冰冷而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打着黄少天的神经。
阳光逐渐充斥着整个房间,随着时间驱走那一点残留的黑暗。他还把自己埋在被窝中,实在是忍不了了伸手迷迷糊糊的按下闹钟随后倒头继续睡。
....真温暖啊。

这是黄少天退役后第三年的日常生活。已经步入了老年一般,再也不用六点半起床七点锻炼七点半吃早餐八点开始训练。他可以一觉睡到十点,听着男人温和的喊他醒醒在床上喂他吃早饭,慢吞吞的穿衣服,溜溜狗,下午去网吧看看情况。晚上回家了男人也把饭都做好了,心情好的话上床后还可以进行一下夜间运动。
本来黄少天今天也可以这样的,却因为前几天卢瀚文的拜访给惊扰了。

沉浸在睡眠中的黄少天似乎想起了什么。

“黄少....那个......呃....你还记不记得2月10号....”
听到那个日期他心里咯噔一下。
“呃.....那个......喻队他.....”卢瀚文没办法说下去,从挎包里取出了张信封搁在人面前。
红色。火漆印封的好好的。
拆开后那字也是好看的和写的人一样,黄少天再熟悉不过了。
“请柬”
“新郎。喻文州”
“2月10日”
光是这几个字就把黄少天看的一怔,再也看不进别的东西。
“好歹以前也同队那么久了...黄少你就来吧。”
“....我知道了。”

当事人突然惊醒从床上一下子跳起看了眼时间。八点半。
婚礼十点开始。
赶忙穿上衣服刷牙洗脸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跑。
........操。

说实话黄少天看到那张请柬的时候是很不爽的,虽然两人不在一起了,即使说年轻不懂事,双方断绝三年联系,这突然来了个消息说喻文州要结婚了日子还不远了还让小卢给他递个消息让他过去看着自己牵着新娘的手说我爱你。黄少天心里就莫名的膈应。

“黄少!!!!”
“哎哟黄少天你可算来了!哥还以为没人比我更晚了。谢谢你给垫个底哈!”
“黄少你别听叶修瞎说。快坐快坐”

好不容易赶过去了跟老朋友都打了个照面。总算是落了座,四处瞅了一圈儿那群老人还是和原来一样。虽说现在大半都各有各的事业,有时候空了也会约一起再玩玩游戏,感慨一下时光飞逝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即使退役了他和他们都还
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曾经最为亲近的剑与诅咒如今看来就像是陌生人。
黄少天不由的抓了把裤子。

他....今天又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这场婚礼的?队友?搭档?还是前任?
不,他们连前任都说不上,当初是黄少天退缩一再回避喻文州的感情,后来他想想自己也是有够自私的,肆意挥霍完那人的感情后就跑了,不作任何回应。

婚礼已经开始了,他是怕的,听不尽台上司仪任何言语,不晓得等下喻文州挽着新娘的手在他面前走过时眼睛应该往哪儿看。
就这样像足尖在刀上割过一般难耐的等待。他原以为自己会慌忙的躲开,可真正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的时候他却停住了,直直的看着他,眼睛闪着光,就如同当年在青训营时他看着喻文州的那种眼光。
喻文州穿着一身白西装,打着规整的领带,嘴角上扬的弧度是他惯有的,旁边的新娘比他矮一点,黑发及腰,挂着淡淡的但是透着幸福的笑,安静乖巧,看起来确实是喻文州喜欢的类型。
不得不承认,非常般配。
黄少天想起来自己以前是看过这样的画面的,不该说是看过,是不由自主的想过。

就在他第一次听《Beautiful in white》的时候。

可以确认的是,喻文州也看到他了。似乎是搭档那么久的心灵感应,刚进场两人就四目相对。黄少天还是原来那样,看起来有点跳,一点都没变。喻文州没忍住心下一笑。
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很希望那位正幸福的新娘有多远走多远自己跑上去挽着喻文州的手走完剩下的红毯再为彼此戴上钻戒。

不可以的。
他有什么理由去膈应喻文州的婚礼呢,是他的不回应,先退缩,甚至连对象都是他先找到的,就在和喻文州摊牌后的一天。
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喜欢喻文州的,对他顶多是队长的迷恋。这种想法甚至在他和如今的伴侣上床时仍然存在,一点都不觉得反感。

“后悔吗?”一旁的张佳乐微微前倾握住了他的手。
“不后悔。”黄少天沉寂片刻,喻文州从他面前经过时目光仍停在他的身上,他很努力的从人的眼神中解读出什么。
就像“少天。好久不见”“过的还好吗?”“要好好吃饭,不要熬夜,记得锻炼”“睡前记得喝杯热牛奶,助眠的”这样他以前经常对他说的问候。甚至企图读出“少天,我喜欢你。”这类意思。
并没有。
剩下的只有宽容。对他的无限宽容。
可能喻文州就从来没有记恨过他,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啊,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责怪,连自己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都没有。
“真不后悔?”张佳乐有点打趣,“要不要现在跑上去抢过来?我们给你顶着呢。”

不后悔。”黄少天禁不住笑出了声,“诶张佳乐你说我以前是不是很傻逼啊。”

“那么好的一个人放在我面前喂到我嘴边了我以为那不是颗糖,是毒药吃下去会死人的,硬是给推到了天涯海角。”
“现在想吃这颗糖了,又吃不到了。”
“他已经不属于我了,他现在是那个小姑娘的。”
那个人的气息,温度笑容,轻声细语,曾经所拥有的已经全部是别人的了。

“我出去透下风啊。”
“喂喂你不要紧吧?”
黄少天没做过多的回应,只是甩了两下手以示回应,婚礼正在进行互戴对戒宣誓的阶段,快走到大门处想回头看一眼却生生止住了。只听见背后那个熟悉的声音静静的宣读出三个字。

“我爱你。”

他不会知道的是,喻文州说那三个字的时候目光是一直紧紧锁在他身上的。
何止是目光,整个生命都在用力进行宣读。
可黄少天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24

另一位倒是被喻文州这一下惊动了,仿佛一只受惊的兔子。从进门开始黄少天就有意回避那人儿的目光,喻文州的眼睛可以把人看的一清二楚,从里到外,很久很久以前开始黄少天就这样觉得了。

从他们俩还在青训营开始,不过是个黄毛小子,开朗好动技术还不错每回训练完总会有那么几个跑身边围着说一堆好听的话。一开始只有几个,慢慢越积越多,那一点点的虚荣心也得到满足。
可喻文州从来不说那些好听的话,也不和他们一样跑过来对他投向那种羡慕的恭维的眼神。黄少天几次视线穿过人群望向喻文州都在座位上安安静静坐着,几根碎发搭在额前,目光低垂,手指细长,不紧不慢击打着键盘。
黄少天那时候就在想,喻文州和别的人都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可他知道喻文州和总在他旁边环绕的人是有差别的。

有着这样不可言喻差别的喻文州,他想接近。

有时候二人视线相碰,喻文州只是回以一笑,眼神里似乎都溺满了温柔。
那一眼就看穿了整个黄少天,他不开心。被人捧上天,他不开心。

再接着魏琛退役,黄少天自然晓得发生了什么。
魏琛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打心眼儿里喜欢敬重这个人。同时这个人却又被另外一个光凭眼神就能读懂他心思的难得的人击败了。
魏琛离队的那天,几个平常贴近的人都在。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在看他,可他就不想看喻文州。
也不是说讨厌,一个整天叽叽喳喳的人突然的吃了一丈的失落,不想被他看到。

到后来二人搭档,剑与诅咒,黄少天眼睛动一下喻文州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做。
甚至到了床上,他都能凭目光摸清黄少天哪儿需要关爱。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是太了解自己了,了解的像现在这样还能盯着点专门跑健身房来堵他。

“够了。”
“我不想追究你和叶修......的事。”
“不...不是追究。”喻文州微微吸了一口气,“该说是了解,你和他做了什么我不想了解。”
“我想说的是,好好和俱乐部处理这件事,我们两个...再给队里带来麻烦就不可理喻了。”
“之前给你带来的困扰......我很抱歉。”
“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喻文州说话语速不紧不慢,声音平和,与平常无异。可就这样没什么区别的却格外刺耳。
够了?
不想了解?
不可理喻?
困扰?
抱歉?
“你他妈...” 黄少天一直垂着脑袋,突然抬头恶狠狠的瞪着喻文州,咬牙切齿了吐出三个字忍着没说完抬手就朝着人肩窝给了一拳头后掉头就走。
“卑鄙!”

————————————————
呃后面那段对话....大概他俩在闹脾气吧...都理解错了对方意思
喻队是因为误解了黄少对他说的对不起以为是拒绝然后又看到黄少天那么反常就觉得自己对他困扰太大了...希望两个人关系可以缓和一点
然而黄少却觉得喻文州拔屌无情操完就跑非常生气😒你让我脸红了心跳了嘤嘤嘤了下一秒就跑路的感觉
这段之后全文修bug的时候会大幅完善........嗯.....到时候再说吧

大概是个点梗

我……………………回来了……………………………
活着回来了………………………………………………
一回来就发现无数催更………………绝望
给我点时间找找思路吧……喻黄那篇abo
在重新着笔之前想随便写点东西找下感觉……然而不知道写什么
然后就当做一个福利吧。私信或者直接评论点梗。
全职基三魔道and ES都可以
呃....
就这样吧........
不晓得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找个合口味的画手一起玩♡

“画手泡写手.一泡一个准
写手泡画手.难于上青天”

微博看到这段话。
求求画手们过来泡下我吧。我可以为你纠正懒癌你想吃啥我就给你炖啥。想吃甜的给你一口的糖想吃苦的给你一口玻璃渣。
求求你了……勾搭一下我吧
我们可以一起玩......

[ES]敬英*暖冬

*Ensemble stars
*敬英[甜]
*time歌剧前后.冬
*ooc属于我

鹅黄的灯光柔和的打在地板上.后台灯光昏暗已能窸窣听见观众的喧哗声.
该抓紧时间了。莲巳心里盘算了下时间从衣架上取下表演的服装。一想到日日树和月永就难免头晕啊啊……英智扮演书生身体应该也支撑得住.差不多准备就绪了。
“喂红郎.帮我弄下披风”
“敬人很适合军装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莲巳微微转头瞧见天祥院正帮他整理着衣领.
“今天是夜警与书生呢。”英智歪了歪头打量了下眼前的人儿思索片刻后趁人不注意摘下了眼镜。“这样好像更帅气了点?”
“喂....!!看不见了啊!!”
莲巳皱了皱眉头欲伸手抢.忽然被那人儿钻进怀里搂住亲了下嘴角后瞬间呆滞。
“敬人还真是不会应对突发状况呢♡”

“...可恶.”
“过来找敬人却听见喊红郎的名字真令人伤心啊.敬人也多依赖下我啊?”
“……这没关系吧。”

莲巳看着怀里的人儿宛如小奶猫一般撒娇没忍住心软,握住人胳膊使两人距离更近些压在墙边上堵住了天祥院的嘴。

“等冬天过了再一起出去吧.”

——————————
乱写了一通…私心想找个玩语c的敬人一起玩.想磨下英智啥的
如果有愿意赏脸的副会请私信我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