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大苏夜er

做一个温柔的人.

约稿请私信。

高亮😍

瘫到床上爬起来解释一下上回的那个番外...
番外结局与正文无关[大概]
也不代表正文结局一定偏向he
大概我就是个想糖就糖想刀就刀的人吧[。
我继续去瘫会儿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的一个不负责的小番外

*玩梗.时间设定退役后三年
*吃完再表白的不负责任的小番外
*ooc。不接受讨论人生

“不要回头看.因为逝去的风景已不属于你”

光线有些刺眼,纱织的窗帘大概还是太过单薄,不足以遮挡住这么好的太阳。闹钟仍旧“叮铃铃”响个不停,冰冷而有节奏的一下一下敲打着黄少天的神经。
阳光逐渐充斥着整个房间,随着时间驱走那一点残留的黑暗。他还把自己埋在被窝中,实在是忍不了了伸手迷迷糊糊的按下闹钟随后倒头继续睡。
....真温暖啊。

这是黄少天退役后第三年的日常生活。已经步入了老年一般,再也不用六点半起床七点锻炼七点半吃早餐八点开始训练。他可以一觉睡到十点,听着男人温和的喊他醒醒在床上喂他吃早饭,慢吞吞的穿衣服,溜溜狗,下午去网吧看看情况。晚上回家了男人也把饭都做好了,心情好的话上床后还可以进行一下夜间运动。
本来黄少天今天也可以这样的,却因为前几天卢瀚文的拜访给惊扰了。

沉浸在睡眠中的黄少天似乎想起了什么。

“黄少....那个......呃....你还记不记得2月10号....”
听到那个日期他心里咯噔一下。
“呃.....那个......喻队他.....”卢瀚文没办法说下去,从挎包里取出了张信封搁在人面前。
红色。火漆印封的好好的。
拆开后那字也是好看的和写的人一样,黄少天再熟悉不过了。
“请柬”
“新郎。喻文州”
“2月10日”
光是这几个字就把黄少天看的一怔,再也看不进别的东西。
“好歹以前也同队那么久了...黄少你就来吧。”
“....我知道了。”

当事人突然惊醒从床上一下子跳起看了眼时间。八点半。
婚礼十点开始。
赶忙穿上衣服刷牙洗脸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跑。
........操。

说实话黄少天看到那张请柬的时候是很不爽的,虽然两人不在一起了,即使说年轻不懂事,双方断绝三年联系,这突然来了个消息说喻文州要结婚了日子还不远了还让小卢给他递个消息让他过去看着自己牵着新娘的手说我爱你。黄少天心里就莫名的膈应。

“黄少!!!!”
“哎哟黄少天你可算来了!哥还以为没人比我更晚了。谢谢你给垫个底哈!”
“黄少你别听叶修瞎说。快坐快坐”

好不容易赶过去了跟老朋友都打了个照面。总算是落了座,四处瞅了一圈儿那群老人还是和原来一样。虽说现在大半都各有各的事业,有时候空了也会约一起再玩玩游戏,感慨一下时光飞逝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种感觉很微妙,因为即使退役了他和他们都还
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曾经最为亲近的剑与诅咒如今看来就像是陌生人。
黄少天不由的抓了把裤子。

他....今天又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这场婚礼的?队友?搭档?还是前任?
不,他们连前任都说不上,当初是黄少天退缩一再回避喻文州的感情,后来他想想自己也是有够自私的,肆意挥霍完那人的感情后就跑了,不作任何回应。

婚礼已经开始了,他是怕的,听不尽台上司仪任何言语,不晓得等下喻文州挽着新娘的手在他面前走过时眼睛应该往哪儿看。
就这样像足尖在刀上割过一般难耐的等待。他原以为自己会慌忙的躲开,可真正那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的时候他却停住了,直直的看着他,眼睛闪着光,就如同当年在青训营时他看着喻文州的那种眼光。
喻文州穿着一身白西装,打着规整的领带,嘴角上扬的弧度是他惯有的,旁边的新娘比他矮一点,黑发及腰,挂着淡淡的但是透着幸福的笑,安静乖巧,看起来确实是喻文州喜欢的类型。
不得不承认,非常般配。
黄少天想起来自己以前是看过这样的画面的,不该说是看过,是不由自主的想过。

就在他第一次听《Beautiful in white》的时候。

可以确认的是,喻文州也看到他了。似乎是搭档那么久的心灵感应,刚进场两人就四目相对。黄少天还是原来那样,看起来有点跳,一点都没变。喻文州没忍住心下一笑。
那么一瞬间黄少天很希望那位正幸福的新娘有多远走多远自己跑上去挽着喻文州的手走完剩下的红毯再为彼此戴上钻戒。

不可以的。
他有什么理由去膈应喻文州的婚礼呢,是他的不回应,先退缩,甚至连对象都是他先找到的,就在和喻文州摊牌后的一天。
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喜欢喻文州的,对他顶多是队长的迷恋。这种想法甚至在他和如今的伴侣上床时仍然存在,一点都不觉得反感。

“后悔吗?”一旁的张佳乐微微前倾握住了他的手。
“不后悔。”黄少天沉寂片刻,喻文州从他面前经过时目光仍停在他的身上,他很努力的从人的眼神中解读出什么。
就像“少天。好久不见”“过的还好吗?”“要好好吃饭,不要熬夜,记得锻炼”“睡前记得喝杯热牛奶,助眠的”这样他以前经常对他说的问候。甚至企图读出“少天,我喜欢你。”这类意思。
并没有。
剩下的只有宽容。对他的无限宽容。
可能喻文州就从来没有记恨过他,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啊,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责怪,连自己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都没有。
“真不后悔?”张佳乐有点打趣,“要不要现在跑上去抢过来?我们给你顶着呢。”

不后悔。”黄少天禁不住笑出了声,“诶张佳乐你说我以前是不是很傻逼啊。”

“那么好的一个人放在我面前喂到我嘴边了我以为那不是颗糖,是毒药吃下去会死人的,硬是给推到了天涯海角。”
“现在想吃这颗糖了,又吃不到了。”
“他已经不属于我了,他现在是那个小姑娘的。”
那个人的气息,温度笑容,轻声细语,曾经所拥有的已经全部是别人的了。

“我出去透下风啊。”
“喂喂你不要紧吧?”
黄少天没做过多的回应,只是甩了两下手以示回应,婚礼正在进行互戴对戒宣誓的阶段,快走到大门处想回头看一眼却生生止住了。只听见背后那个熟悉的声音静静的宣读出三个字。

“我爱你。”

他不会知道的是,喻文州说那三个字的时候目光是一直紧紧锁在他身上的。
何止是目光,整个生命都在用力进行宣读。
可黄少天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24

另一位倒是被喻文州这一下惊动了,仿佛一只受惊的兔子。从进门开始黄少天就有意回避那人儿的目光,喻文州的眼睛可以把人看的一清二楚,从里到外,很久很久以前开始黄少天就这样觉得了。

从他们俩还在青训营开始,不过是个黄毛小子,开朗好动技术还不错每回训练完总会有那么几个跑身边围着说一堆好听的话。一开始只有几个,慢慢越积越多,那一点点的虚荣心也得到满足。
可喻文州从来不说那些好听的话,也不和他们一样跑过来对他投向那种羡慕的恭维的眼神。黄少天几次视线穿过人群望向喻文州都在座位上安安静静坐着,几根碎发搭在额前,目光低垂,手指细长,不紧不慢击打着键盘。
黄少天那时候就在想,喻文州和别的人都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可他知道喻文州和总在他旁边环绕的人是有差别的。

有着这样不可言喻差别的喻文州,他想接近。

有时候二人视线相碰,喻文州只是回以一笑,眼神里似乎都溺满了温柔。
那一眼就看穿了整个黄少天,他不开心。被人捧上天,他不开心。

再接着魏琛退役,黄少天自然晓得发生了什么。
魏琛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他打心眼儿里喜欢敬重这个人。同时这个人却又被另外一个光凭眼神就能读懂他心思的难得的人击败了。
魏琛离队的那天,几个平常贴近的人都在。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在看他,可他就不想看喻文州。
也不是说讨厌,一个整天叽叽喳喳的人突然的吃了一丈的失落,不想被他看到。

到后来二人搭档,剑与诅咒,黄少天眼睛动一下喻文州就知道下一步怎么做。
甚至到了床上,他都能凭目光摸清黄少天哪儿需要关爱。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是太了解自己了,了解的像现在这样还能盯着点专门跑健身房来堵他。

“够了。”
“我不想追究你和叶修......的事。”
“不...不是追究。”喻文州微微吸了一口气,“该说是了解,你和他做了什么我不想了解。”
“我想说的是,好好和俱乐部处理这件事,我们两个...再给队里带来麻烦就不可理喻了。”
“之前给你带来的困扰......我很抱歉。”
“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喻文州说话语速不紧不慢,声音平和,与平常无异。可就这样没什么区别的却格外刺耳。
够了?
不想了解?
不可理喻?
困扰?
抱歉?
“你他妈...” 黄少天一直垂着脑袋,突然抬头恶狠狠的瞪着喻文州,咬牙切齿了吐出三个字忍着没说完抬手就朝着人肩窝给了一拳头后掉头就走。
“卑鄙!”

————————————————
呃后面那段对话....大概他俩在闹脾气吧...都理解错了对方意思
喻队是因为误解了黄少对他说的对不起以为是拒绝然后又看到黄少天那么反常就觉得自己对他困扰太大了...希望两个人关系可以缓和一点
然而黄少却觉得喻文州拔屌无情操完就跑非常生气😒你让我脸红了心跳了嘤嘤嘤了下一秒就跑路的感觉
这段之后全文修bug的时候会大幅完善........嗯.....到时候再说吧

大概是个点梗

我……………………回来了……………………………
活着回来了………………………………………………
一回来就发现无数催更………………绝望
给我点时间找找思路吧……喻黄那篇abo
在重新着笔之前想随便写点东西找下感觉……然而不知道写什么
然后就当做一个福利吧。私信或者直接评论点梗。
全职基三魔道and ES都可以
呃....
就这样吧........
不晓得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找个合口味的画手一起玩♡

“画手泡写手.一泡一个准
写手泡画手.难于上青天”

微博看到这段话。
求求画手们过来泡下我吧。我可以为你纠正懒癌你想吃啥我就给你炖啥。想吃甜的给你一口的糖想吃苦的给你一口玻璃渣。
求求你了……勾搭一下我吧
我们可以一起玩......

[ES]敬英*暖冬

*Ensemble stars
*敬英[甜]
*time歌剧前后.冬
*ooc属于我

鹅黄的灯光柔和的打在地板上.后台灯光昏暗已能窸窣听见观众的喧哗声.
该抓紧时间了。莲巳心里盘算了下时间从衣架上取下表演的服装。一想到日日树和月永就难免头晕啊啊……英智扮演书生身体应该也支撑得住.差不多准备就绪了。
“喂红郎.帮我弄下披风”
“敬人很适合军装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莲巳微微转头瞧见天祥院正帮他整理着衣领.
“今天是夜警与书生呢。”英智歪了歪头打量了下眼前的人儿思索片刻后趁人不注意摘下了眼镜。“这样好像更帅气了点?”
“喂....!!看不见了啊!!”
莲巳皱了皱眉头欲伸手抢.忽然被那人儿钻进怀里搂住亲了下嘴角后瞬间呆滞。
“敬人还真是不会应对突发状况呢♡”

“...可恶.”
“过来找敬人却听见喊红郎的名字真令人伤心啊.敬人也多依赖下我啊?”
“……这没关系吧。”

莲巳看着怀里的人儿宛如小奶猫一般撒娇没忍住心软,握住人胳膊使两人距离更近些压在墙边上堵住了天祥院的嘴。

“等冬天过了再一起出去吧.”

——————————
乱写了一通…私心想找个玩语c的敬人一起玩.想磨下英智啥的
如果有愿意赏脸的副会请私信我x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23

摇了摇脑袋努力让那些不好的话都消失最后已失败告终的喻文州无力的起身洗漱完换了件白t出了寝室。
虽已十一月G市温度还算怡人,空气有点凉却也不至于刺骨的地步。喻文州下楼溜了圈儿呼吸下新鲜空气,看了会儿门卫老大爷逗他的中华田园犬。

……不行。
……得让自己忙起来。

他转身上楼直直走向健身室,恰巧今天休息那群小孩还窝被窝里打呼噜呢没什么人。顺手把门带上后将跑步机调到快速启动模式。
喻文州压力极大或者极度困扰的时候会选择跑步来解决。运动过程中能让他大脑完全放空什么也不想。他本来就是个理智的人,跑步的这段时间足以让他恢复冷静了。

太阳光微弱的透着厚玻璃洒进来,有的穿过枝丫投在灰地板上像碎玻璃一样。
按了暂停键后伸手拿起搭一旁的毛巾擦了把额上细密的汗珠。
难得的清净。

喻文州喜静,太喧哗太热闹的地方会让他感到头大。有时候夜晚一个人躺床上会想干脆退役后种田去吧,养身又养心。
这样一个安静的人,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话唠。在遇到黄少天之前这可是他不敢想的。他在很久以前也像普通男生一样想过未来伴侣是怎么样的,长直发,没染过,说话很温柔,不要太高也别太瘦,安静乖巧。
可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提到伴侣眼前自然而然浮现的是那个爽朗的笑脸以及一声熟悉的无法再熟悉的"队长"

如果对象黄少天的话,作伴侣也不错。

想到这儿喻文州嘴角禁不住的上扬。身体总是比意识反应的要快的,等意识反应过来后喻文州有些懊恼。
他又想到黄少天了。
正当他起身准备再来一轮时,听到咔擦一声细微的开门声。

黄少天也是极为懵逼的,他来锻个炼也能碰见喻文州了。黄少天开门用力不大,可房间内太安静恰巧喻文州一回头俩人目光空中交汇这下想溜也溜不了。
看到门口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喻文州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段黄少天是每天定点会来健身室的。
空气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黄少天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就卡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站门口不冷么?"
"啊……冷……冷……"

喻文州先开口打破的寂静,另一边儿黄少天应了声像只螃蟹一样横着进了房,从进来的那一刻黄少天都尽量背对着喻文州,却时不时偷偷用余光瞅他。
看起来他还挺平和的,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修长的手指握着毛巾擦拭着沿着脖颈流下的汗,顺手拿起一瓶农夫山泉拧开大口喝下喉结上下动着。

那双手昨天晚上还一寸寸的抚摸过黄少天的身体,从喉结里发出的极为磁性的"少天"
黄少天一不下心又想起了昨晚的旖旎,心跳砰砰砰的转头不再看他。
空气又下降了好几度,可黄少天的脸却越来越烫了。
我操他妈的别想了啊啊啊啊啊跟放av一样想个啥啊不对这是在大脑里放gv呢还是自己演的???
想着他啪叽啪叽两下把速度调到最大就听见机器加速运转的声音以此想让自己冷静。

喻文州凝视了那人儿背影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起身走上前把仪器给人一下子关了。

"够了。"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22

喻文州早就醒了。

在感受到怀里的黄少天窸窸窣窣的小动作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多年的了解,即使阖着眼也能猜到他的表情,他的一举一动。
选择继续装睡也是想给黄少天一些恢复机智的时间。

都说喻文州联盟四大战术大师,心脏,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感受到黄少天逐渐靠近趴在自己耳边极为细声说了句"对不起"的时候脑袋一瞬间短路一片空白。如同低龄儿童一般不知如何是好。

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儿的呢。
刚进训练营的时候因为自身因素就不受关注,甚至被当做手残看待。与此相反,后入训练营的后辈黄少天开朗向上技术不赖更受欢迎。
真正心疼开始有想保护他的想法,大概是在和魏琛pk之后吧?出乎意料的击败,从一定程度上看来也加速了魏琛退役。

魏琛离队的那天,天气很阴。黄少天一个人靠在训练室门口墙上直盯盯的瞅着他的位子,不说话也不哭,就那样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那儿杵了半下午。
喻文州也躲拐角的墙后面陪了他一下午,手里紧攒着一包纸巾时刻准备着啥时候哭了啥时候冲过去。
那时候的喻文州也单纯,也没想过如果真哭了真递了纸巾会不会好心当做驴肝肺。

魏琛走之后黄少天就变得更加独立了,训练不迟到不早退,就像以前魏队在的时候每次和他唠嗑所期盼的那样。
第四赛季出道后二人搭档形成了蓝雨双核,谁都不知道的是喻文州也悄悄的注册过论坛小号刷过"剑与诅咒"。
第六赛季夺冠庆功的那天晚上,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极为开心有说有笑一群人闹到深夜就那样的集体倒在了休息室。半夜里喻文州醒来扯过几件队服外套盖在他们俩身上,往黄少天那边多挪了挪身子让他靠的更舒服些。
当然,这些除了喻文州以外,没人知道。

"对不起……"

待黄少天离开后,喻文州才翻了个身睁开眼睛。那三个字却像魔咒一般死死的往人耳窝里钻挥之不去。

印象里黄少天很少说过这三个字,每次都是在犯重大错误怕受责骂的时候。他也不喜欢听到这三个字,总觉得一提到黄少天就离自己越来越远,抓都抓不住。

"你可以说不喜欢,别说对不起啊…………"
"千万。别"

喻文州望着天花板轻声说。

——————————————————————————
那个"对不起"的部分在17的结尾有提到。给不记得的小宝贝指个路
怪我更的太慢……………………我的锅。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21

“Beautiful in white.”

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酷狗摁下几个字母,犹豫了半晌后点下播放键。

"Not sure if you know this

 But when we first met

I got so nervous I couldn't speak"

旋律优美平缓,却极其一针见血的深入人心。
室内冷气温度并不低,黄少天习惯性的伸脚尖勾住棉毯的一脚往里拽拽扯自己身上。
这是他保留了很久的习惯,大概是自魏琛退役那时起就有了,也是这样的夏天,开着同样的冷气,只不过窝在棉毯中的少年已经日渐成熟了。

"In that very moment
I found the one and
My life had found this missing piece"

黄少天一开始刚听到前奏的时候还心里嘲笑着张佳乐居然还会听这种高逼格的曲子,在他眼里张佳乐也许就是适合"I have a pen. I have an apple"这种类型了
可直到听到后面,看到中译歌词,他大概明白了张佳乐为什么会喜欢这首歌了。
不仅仅因为是首情歌,而是当初真正戳进张佳乐心窝的情歌,硬生生唱进心底。

张佳乐也是个聪明人,之所以喂他这把安利,是因为他晓得黄少天现在心境和他当初差不多,可黄少天还是比他差一点儿,起码当时他和孙哲平两个人是愿意去面对的。
可蓝雨这俩祖宗呢,硬是场苦情剧。
而这点黄少天也是事后才想过来的。

这边黄少天正沉迷音乐呢手机猛然一震。
叶修的电话。

"起来了。怎么?腰还直的起来啊?"

".....我靠。"黄少天从床上一弹正想还嘴呢腰还不偏不倚的疼了下,"......那啥...昨天晚上......对不起了啊。"

他本想为自己辩解几句的,可叶修这一问无意间又勾起了早上刚起床时的回忆加上腰一疼有点心虚只好打个幌子过去。况且,他本来就是想给叶修道歉的。
只不过这时候的黄少天自然还没悟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
"没事儿。"

难得叶修没嘴抽打岔正经一回还闹的黄少天怪不习惯的,一时不知道接些什么话好,两人就这样冷着,电话那头时不时传来一阵叶修吸烟吐息的呼吸声。

"一大早就抽烟啊你还真不把身体当回事啊???"
"已经快中午了我的祖宗???"

俩人也就这么一唱一合的扯些闲话,仿佛前几日那些通话见面举动从未发生过般。可好不死的智障非扯回这件事来。
"成了,你跟喻文州好好过日子啊。别再给哥找些麻烦了。"
"………………我靠你能不提这事吗!?"

纵然黄少天不愿意面对,叶修无论如何也是要想办法强行扯回这个问题上的,为了联盟的安稳,为了老冯少操点心,也为了黄少天自己。
"我说少天这就是你的问题了,"叶修严肃的清了声嗓子,"都说床头吵架床尾合,你俩都到床底下了咋就不依不饶了呢。"
".............我操你大爷的。"
"行了说正经的,"叶修哈哈了两声也不打趣他了,"黄少天。"
"....啊?"异常认真的语调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真不喜欢他?"
"你要是真对他没感觉,你家俱乐部给你安排的时候怎么就一口拒绝了?还拜托小卢绕一大圈儿。"
"废话.....你要是被人强行选对象你能接受啊???"
"那怎么就想着找我了?找谁不好偏要找我?"
"黄少天啊,不是我说你傻,你想通过我断了文州的念想也没必要表现的太明显吧。"

那一瞬间黄少天感到极大的无力,无力反驳,无力挣扎。
他确实是利用叶修没错了。在没有俱乐部的相逼之前他有那么一刹那考虑过叶修,可立马打消这个念想。
可当时咄咄逼人的场面他也容不得多想了,是叶修就是叶修吧,对象不能是喻文州,但是以黄少天的性格他也绝对不会任由人摆布的。
以叶修为挡箭牌,保护自身。也能断了喻文州的念想。
何尝不好呢。
可他没有考虑过的是最后自己还是和他的队长上了床。
黄少天的计划只安排到了那天晚上与叶修见面为止,之后的事情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也不在他的料想区域,不然的话现在他也不会这么不知所措了。

"..........对不起。"
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老叶这么精明的人,过多的解释都是徒劳。

"我认识的黄少天是被人坑了一招后嘴头上叫叫嚷嚷心里却盘算着怎么赢回来的。"
"连张佳乐都敢做的事情,你还不敢面对?"
"这话哥说不太合适啊,"叶修打了个哈欠,"都睡了这么久了,不该醒醒了?"
黄少天一怔。
随意搪塞了几句挂掉电话后呆愣很久。耳边一直回想着叶修说的最后一句话。
"都睡了这么久了,不该醒醒了?"
醒醒?

"And with this scream I

Say to the world

You're my every reason you're all that I believe in

With all my heart I mean every word

So as long as I live I love you

Will have and hold you"

歌曲正放到高潮,仿佛是同时进行的婚礼,迎来新郎新娘宣誓的时刻。
自然而然浮现的是阳光下新郎新娘走过红毯,两个人都是一身纯白,旁边婚童还撒着玫瑰花瓣。
相互交换对戒,目光相会的心意了然。一字一句坚定不移的说出那三个字。
就是这样无比美好的画面映在了黄少天的脑海里,可是视线再往上抬一点黄少天却慌了神。

"And from now to my very last breath

This day I'll cherish"

他晃了晃头抬眼看了眼歌词,不知是何感想。

视线再往上抬一点。他看到的是他和喻文州的脸

——————————————————
我回来啦.....
之前因为一些事情消失很久....非常抱歉
现在处理的差不多了....争取每周一更....可以的话麻烦监督QUQ我有点懒癌
不会弃坑的QUQ这俩亲儿子
很久没写了。人物可能有点ooc。笔力也不如以前了。努力回到正轨吧
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