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大苏夜er

暂封笔。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肆

喻文州有些苦恼,自那天起黄少天比之前躲得更狠了。他甚至有点后悔那天的冲动。

比如说今天中午,他看到他的剑圣大人跟亚历山大鬼鬼祟祟躲在墙角不知在干些什么。只见得郑轩表情从轻松变成皱眉变成沉重变成严肃然后炸毛接着严肃然后一句话不吭就离开了。

喻文州正想上去看看却发现黄少天趁他不注意又一溜烟跑了。

不愧是机会主义者。

喻文揉了揉太阳穴,已经七点半了,因为那事这几天闹得喻文州也没什么胃口每天就吃一口饭比有秋葵的时候黄少天吃的都少。今天晚上干脆没去食堂。

想吃蓝雨楼下那家灌汤包了。

黄少天带他去的那家。

喻文州想了想,下去买份再给黄少天带一份吧。

然后等喻文州走出寝室在走廊里遇到了手里拿着莫名物体的亚历山大。

“晚上好.”

“晚上好啊喻队这是要去哪儿?晚饭吃了吗我有点内急亚历山大先走了...”

本来也没什么的一段对话却被郑轩刻意掩盖那个拿着东西的手让喻文州起了疑。

“你这是.往少天房走的吧”喻文州笑眯眯的。

“啊没有啊我没事去找黄少干嘛...”郑轩紧张兮兮的。

“你的寝室应该反向走。”喻文州笑眯眯的。

“........啊啊啊是吗好像真是的唉亚历山大啊”郑轩紧张兮兮的。

“今天中午碰到少天了?”喻文州笑眯眯的。

“对啊队长你也在啊”郑轩更紧张兮兮了。

“是啊。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喻文州笑眯眯的。

当郑轩把那只信息素抑制剂放在喻文州手上的时候。喻文州脸都黑了。

“这是他要的?”

“对啊,黄少今天中午来找我说他不想给队里添麻烦但又不愿意被标记也能理解的毕竟黄少要面子啊。”郑轩有点无奈,刚碰到喻队的时候他就知道没那么顺利,“黄少说他现在去医务室的话医生肯定特防备他就让我去趁人不注意给他顺一只回来我也挺亚历山大的。”

喻文州眉头皱的越发紧。“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喻文州握着那支抑制剂走到黄少天寝室前时,才稍微平息了心情。喻文州伸出手敲了敲门就听到门里黄少天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近。

“诶郑轩不错啊这么快就拿到了本剑圣果然没看错——”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在他打开门的瞬间就卡在喉咙里。

噢那是喻文州不是郑轩。

然后喻文州又听到“哐”的一声门被关了。

“少天。”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

“你可以不开门,就这样听着我说好了。”

“抑制剂的事我都知道了。”

“你要是不愿意被标记经理他们不会为难你,你也不用担心给蓝雨添麻烦。”

“但是,为什么非要用这种东西呢?”

你难道就那样不能接受我吗。

宁可用药物压制都不肯接受我是吗,少天?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