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大苏夜er

暂封笔。

【魔道祖师】【薛晓】不可说

#魔道祖师##薛晓#
《不可说》[薛洋视角]
*单箭头注意.薛 →晓.
*ooc注意
*如有bug请忽略

“世人都道.明月清风晓星辰.傲雪凌霜宋子琛”
“我偏不信这个邪.”

-----------------------

正同世人所言,薛洋死了,死在名门正道手中,混世造孽数载总算是死了。
而他们不晓得的是,纵使薛洋肉身已灭,而他的魂魄仍停留在阴间迟迟不肯转生。

薛洋醒来时发现被含光君砍下的左臂安然无恙,衣饰干净如新,他便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可奇怪的是,像他这般作恶多端杀人无数之辈本应投入十八地狱受尽业火煎熬,也不该有这转世的机会。
然于薛洋而言,他并不在意转世亦或是坠入地狱不得超生。他已等了太久太久,每日卧在奈何桥边瞅着来来往往孤孤零零的幽魂,都不曾见那束发白衣人儿。
他在等晓星尘

若说薛洋何时对晓星尘动了心意,还是得追溯到初逢。
常家灭门,晓星尘查明真相后直跨三省擒拿薛洋。他仍记得头一次见到晓星尘时。道袍束发,鸦眸薄唇,好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而薛洋最讨厌的,便是这般“自诩正义之人,自以为品性高洁之人”

真想撕碎他这冷淡禁欲的傻样。薛洋咧嘴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纵然薛洋狠辣恶毒, 夔州人人谈之变色。总归不是正道,与晓星尘兵刃相接自是败下阵来。
晓星尘将薛洋抓上金鳞台,证据确凿无有异议,偏偏兰陵金氏极力反对最终惊动了赤峰尊。虽兰陵金氏力保,薛洋捡得一条狗命和还是被打入地牢。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咱们走着瞧。”

薛洋入地牢之前很是亲热的凑着对晓星尘道。
他自是不想让晓星尘忘了他,无论是哪个方面。他会让晓星尘付出代价。

而后风水轮流转,薛洋重见天日。在牢中待的这段日子他也听闻过所谓“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之语。他是要报复,可这报复不会施加于晓星尘身上。
他去找了宋岚,剜双眸,烧道观。
薛洋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报复在宋岚身上,晓星尘才会更能记住他。他是知道的。
薛洋有许多未料到的事,晓星尘自挖双眼,还得宋岚光明。不知所踪。便是其中之一

天道好轮回,这轮回终是落到了薛洋身上。金光瑶上位,不久薛洋被清理,可他命大死里逃生。却遇到了老对头。
“再推迟不治,你的腿可能会废。”
薛洋再三推测晓星尘没认出他来,语气都带着笑意道,“那有劳道长了。”

“道长不问我是谁?为什么受这么重的伤?”
“你不说,我何必问?萍水相逢,垂手相助而已。待你伤愈,便各奔东西。换作是我,有许多事,也不希望别人问起。”

薛洋后来想到他这一生最快活的日子,莫过于那几年杏花微雨,伴着白衣那人儿。
薛洋口才本就不错,闲谈几句便能把晓星尘逗笑。
他也曾抚过晓星尘青丝上沾染的花瓣。也曾含笑接过晓星尘递来的糖。也曾恍惚于晓星尘唇角勾起的弧度。

可薛洋生性恶劣,又怎会甘于如此。
大肆传播尸毒粉,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这样的日子持续的很好,哄的晓星尘丝毫未觉察到不对劲。薛洋嘴角上扬,可眼里透出的光一点儿都不和善。

你看看,宋岚,你的晓星尘道长现在在我身边好好的呢。
在我身边就好。

然而薛洋未想到的是,那日买菜回来却撞见了宋岚。
 “臭道士,老子心血来潮出来买一次菜,你他妈就来煞风景!”
他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浑身一惊。
宋岚若在,晓星尘必将和他离开。自己身份也将暴露。薛洋又怎会允许。
怎会允许这片安宁被打破。
“唉!分明是你自己说的‘从此不必再见’,现在又为何跑来?晓星尘道长,你说是不是?”
宋岚中了薛洋阴招,被割去舌头,下一秒,霜华的银光穿透了宋岚的胸膛。

“在吗?”
薛洋笑道,“我在。你怎么来了?”
“霜华有异,我顺指引来看看“已经很久没在这附近见过走尸了。还是落单的一只。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
“是的吧。叫的好凶。”
“走吧,回去做饭。饿了。”
“菜买好了?”
“买好了。回来的路上遇到这么个玩意儿,真晦气。”
晓星尘先行数步,薛洋回头居高临下朝着宋岚微微一笑转而追上。
没你的份。
晓星尘这里,没你的份。

可薛洋聪明了一辈子,没想到自己会栽到一个阿箐手里,一个在他面前装了几年瞎子的小丫头。
他本想着宋岚已死,也无需后怕。纵然晓星尘日后发现,他薛洋大仇也已报,他能想象到晓星尘知晓真相的痛苦模样。
可他却惊于来的如此之快。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薛洋眼中许久未曾流露的凶光,又出现了。残酷而作恶的真相,使晓星尘近乎疯狂。
他没想到的是, 双剑相交,劲力熟稔。他几乎是浑身颤抖。

“.......是子琛吗”
“……子琛……宋道长……宋道长……是你吗……”

薛洋以为剜了宋岚双眼,让晓星尘亲手杀了他,自己便已是赢家。可看到晓星尘这副手足无措彻底崩溃的模样,他心里突然一疼。很疼。
疼到怀疑这几年和晓星尘在一起的日子是虚是实。
“需不需要我再告诉你,昨天你杀的那具走尸,是谁啊?”
地上那人儿哭的撕心裂肺,低如尘埃。
“ 怎么啦!两个好朋友见面,感动得都哭了!你们要不要抱在一起啊!”
你看看,我陪了他这几年,他心里有的也只是那个宋岚。
薛洋?仇人罢了。
薛洋近乎癫狂的嘲笑,怜悯,讽刺,混杂着一点点悲伤。直到晓星尘自刎那一刻,他的呼吸仿佛都已凝固。他看着晓星尘将霜华架在颈上,划过。伴随着长剑落地的响声。

是你逼我的,晓星尘。
死吧,死了更好,更听话。
死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他要把晓星尘炼成凶尸,可一直等到天色全暗。都没有一点动静。
薛洋慌了。
当他把手探在晓星尘额头上时,只剩几率碎魂。
薛洋脸上难得浮现出了一丝迷茫,不知所措。仿如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孩子。那个为了糖哇哇大哭的孩子,只是如今,他不再为了糖,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的笑容了。
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砸屋子,摔踢吼叫,比任何一次都严重。

“晓星尘。”
“你再不起来,我要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
“这整座义城的人我全都会杀光,全都做成活尸,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不管真的可以吗? ”
“我要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尸荒野,让野狗啃她,啃得稀巴烂。”
晓星尘。你听到了吗
你为什么不起来。
你给我起来啊。

再然后的事,便如同传闻。
薛洋杀了常萍,选择了代表惩罚的凌迟之刑,用的霜华。
他找到魏无羡,想让其帮助修复残魂。而后与含光君打斗。被抢去了锁灵囊与霜华。
可那是薛洋最宝贵的东西。他找不回晓星尘,他只有那两件东西了。
薛洋一时心急,被含光君砍去了左手
可是他至死,都捏着一颗糖。
那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 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只因是那人给的。未曾放下。

你说,薛洋这个人,是得有多奇怪。爱,恨,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都未曾见这奈何桥上渡过一位白衣人儿。
后来他打听到,阳间有位不知名的侠士,面色青白,脖颈间依稀可见的花纹。 负霜华,行世路。斩妖除魔。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他最终还是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因为他没有感受过爱,所以也不会去爱。
他有罪,他又无罪。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不会有结局的人。
晓星尘对他而言,或许就是他充斥杀戮血腥下的最后一片柔软。

可晓星尘死了。到死连魂魄都不愿留给他。
可到死也未曾对那人儿说过一句。

我怪喜欢你的。

不可说。

-----碎碎念------
一直觉得义城篇人物性格描写的真是太到位了。
再过多的修饰都是浪费。所以这篇里对话大部分都是选自原文。
为了写这篇同人。反反复复读了十几遍。做了81处笔记。细节伏笔特别多,原作者真是太厉害了。
真正把细节全部理顺,觉得薛洋也没那么坏。
就如同上面写的。他有罪,他又无罪,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晓星尘是他充斥着杀戮血腥下的最后一片柔软。
可晓星尘还是死了。
喜欢这一对。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