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大苏夜er

暂封笔。

【魔道祖师】【薛晓】昭君怨

#魔道祖师##薛晓#
《昭君怨》[晓星尘视角]
*ooc注意
*玻璃渣警告.
*如有bug请忽略

“他们都说.那个薛洋.碎尸万段都不足为过。”
“我恨他?”
“我又何尝不....恨他呢.”
———————————————————
晓星尘总会在忘川河旁定点寻个地儿坐着,等着一个瘦瘦的矮矮的小姑娘。从他来这儿起他就认识她了,挺活泼,怪讨喜的。
"我爹是村里的恶霸,有天晚上喝多了拿着刀回家撒泼,我娘把我藏柜子里,我看着她被恶霸砍死了。"
"后来我就哭,然后柜子门就被他打开了,之后的事我不记得了。"
"我娘死之前说她会等着我的。"
小姑娘就一直等到现在。
晓星尘关照她不仅仅因为可怜,还因为她挺像他的一个故人,若没记错的话也和她差不多高的,也瘦瘦的。
按理说晓星尘生前没做过坏事,是个善人,也该超生了。可从他来这儿起,便在忘川河旁边坐着,像是在等什么人。
晓星尘隔段时间就会给那个小姑娘讲讲他生前的一些故事,小姑娘命苦死的早,人间有些东西还没来得及看看就走了。作为回报,她也会在奈何桥口转转看看有没有道长描述的那个人的魂。
一直没有。一直是多久呢?久到她都怀疑道长是不是记错人了。

"道长,还是没看到那个人呀。"
"道长,你为什么偏要一直等着他?你说你生前做了那么多善事,早点投胎轮回下辈子肯定能....."
还未待她说完晓星尘便打断了她的话。
“今天与你讲最后一个故事。可要听好了。”

—————————————————————
晓星尘这辈子最大的错事,估计就是当初常家被灭门直跨三省擒拿薛洋。
他本该好好做他的道长,因此举也走向分歧。
可对晓星尘而言,莫说是瞎了眼,哪怕要他命也是会去做的。

若说变成瞎子是铲掉这个祸害付出的代价,但之后晓星尘经历的一切怕是上辈子欠下的债了。
救下薛洋,被他相瞒,最后相逼至死。

晓星尘这辈子太苦,苦到死后对回忆往事都是一片灰色。唯一几个甜的片段就如同石头缝中的花刺着他的心脏。
疼到什么地步呢,当初剜眼的时候都没这么疼过。
晓星尘到这儿后记性渐渐差了,有些事慢慢的记不清了。他只好不断的去想那些事,去想那个人。
他是不愿忘掉的。
————————————————
1.
薛洋爱吃糖,又爱和阿菁闹。晓星尘每日午饭过后总会给他二人一人一颗。
可薛洋嘴巴甜又喜撒娇,说的话总惹的晓星尘心里一痒。
“道长,这糖纸难剥的狠,我手笨,道长你手巧帮我剥开好不好?”
“就你嘴滑,和阿菁闹的时候没见你手笨。”
“道长你说为什么今天的糖甜的狠呢?”
“今儿是道长喂的呀,道长以后天天喂我糖好不好?”
几句话连带着那人儿的气息吹进了晓星尘的心窝。虽说只是打趣儿,时间久了也未免生些情愫。也闹的他有时薛洋不在身边叨叨的时候有些落空。
可晓星尘是谁啊,这点小情绪抑制不住?
...本该抑制住的。

2.
晓星尘不是个恋旧的人,却极其容易在下雨天坐窗边一个人发呆。
瓢泼大雨冲刷着青石板,一遍一遍的无休止。就仿佛当初他为救好友违背誓言,背着宋岚重返抱山散人之处情求师尊救治好友之时,也是这么大的雨,打在晓星尘脸上。
甚至连剜目那日也是瓢泼大雨,雨露一点点渗入大地滋养众生,剜掉双眼的疼也一点点侵入晓星尘的骨髓。
疼到什么地步呢。疼到现在晓星尘在雨天的时候手指也会不住的颤抖。
"道长怎么了?手一直在抖。"薛洋站旁边敛了人衣袖握住人手。
"没事,想起一些事情罢了。"晓星尘嘴角勾起任了人动作。
"我可在呢,道长还怕什么?"
"怕你给我惹些祸端子来。"晓星尘起身走了几步顺手拉了那人一把,"走了。"
晓星尘每次想起这些事都对那个人恨极。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手里握着的就是那个害他受尽苦难的薛洋。
直到晓星尘死后,想起这事儿来也是极其好笑。

3.
薛洋极少生病,大概自被晓星尘拾回来后也就只病过那么一两次
说来也稀奇,唯独病的那一两次,其中竟有次是两人抽签买菜途中淋雨引的风寒。本来那日晚上说好是薛洋买菜做饭的,到最后也反成了晓星尘照顾他。
晓星尘极生疏熬了药煮了粥,中途跌跌打打的,阿菁自顾自的盛了碗清粥边喝边骂,"他怎么这么多事呀!他明天若是没好就把他扔出去!"
晓星尘无奈的摇头笑了笑,"他也是人。"
好不容易把阿菁安顿好了这才得以将熬好的药和粥送过去。可等他摸到床边儿了也没听见那人吭声,晓星尘试探的推了床上那人儿两下,才听到薛洋哼哼几声
...睡着了。
"起来把药喝了再睡。"
晓星尘端起药,床上那人朦朦胧胧的还在睡梦中他也不好意思吵醒,伸手摸索着指腹直接碰到人唇。
如同一阵电流通过指尖直击心脏一般。
"......"晓星尘垂着眸将汤药一点点喂进人嘴里,这对盲人而言着实不是容易活儿。得亏薛洋还有点意识迷迷糊糊的吞咽着入口的汤药。
好不容易喂完了晓星尘给人将被褥掖好,正准备起身离开呢手却被人紧紧拽住。
"道长..."
呢喃中那人还迷糊的握到脸边蹭蹭。
"......"
"傻子。"

[这里说道长手艺生疏是默认成美做饭的...因为我怕道长切菜会切到手.虽然亲友说不会的他杀人的时候也没砍到自己...但是炒菜倒油的时候难道不会倒多吗...然后不让阿菁帮忙可以理解为你男朋友病了你也不想让别的女人照顾他[bu]]

4.
莫不是老天玩弄,便是上辈子晓星尘欠薛洋太多。
在阴间徘徊的时候晓星尘时常会想,自己究竟如何想的呢。
听到阿菁口中吐出"薛洋"两个字晓星尘这个人都呆愣住了,脸上本就没多少血色一瞬间褪的惨白。他是不愿意信的,也无法承受此般打击。
"好玩儿吗。"
待薛洋回来踹门而入时霜华没入人腹的瞬间晓星尘的心骤然一疼。
这本不该是仇人间应有的痛感的。
鲜血汩汩的从眼窝里流出来染红了绷带,仿佛成了两个血色的无底洞。
"子琛...宋道长...是你吗..."
"说句话...谁说句话?!"
他疼,因为被做成凶尸的宋岚,因为被他无辜杀害的人,因为薛洋。
"饶了我吧...."
他流不出泪,满脸只有血。被欺骗了这么久,杀害了自己的好友,双手尽是无辜之人的鲜血。而他,还以为自己一直都在降妖除魔。
晓星尘拾起霜华,架在脖颈上剑刃一转随后哐当落地。
他接受不了的。
怎么可能能接受呢,换谁都接受不能的,相伴几年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仇人,从一开始就被骗了。
更何况,还带着那点可悲的情愫呢。

——————————————
"故事讲完了。"晓星起身拢拢衣服,想给那姑娘一颗糖,伸手落个空才想起他已经死了。
晓星尘无声的笑了笑,弯腰和姑娘道了个别后转身朝奈何桥边行去。

桥边老婆婆瞅着他来了略带嘲讽的添了碗汤,"你总算是想通了,早点儿想通不就好了?你等这么久啊下辈子还指不定见都见不到一眼呢。"
"他作孽太多,我不想他被鬼拦到桥下被铜蛇铁狗狂咬。太疼了。"
"怎么会不怕疼呢,他怎么会不怕呢,纵然断了手指,受我那一剑。"
"把我生前积的善匀他一些吧,免他受些苦难。"
"你可想好了?你该是能投个好胎的。"
"再好又有何用呢?"
再好也不会有他了。

"行吧,你可还有什么心愿?这汤喝下去可就什么都没了。"
"霜降可好?"他忽然问。
"什么?"
"下辈子就叫霜降吧。"晓星尘笑笑伸手接过孟婆手里的碗。
仰头喝下,丝毫不剩。
霜降。
霜华降灾。
薛洋,你知不知道,你害我,欺我,骗我,逼我,我恨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不足为过。
上辈子你我相差太远。可我还是盼,盼下辈子在某个渡口能见你一面。
一眼都好。
义庄那几年我虽眼盲,未必心盲。
薛洋,都说这是个迷局。到最后又是谁醒不过来了呢

——碎碎念——
之前写过的有关薛晓的文章全部是从薛洋视角来写的,很想试试晓星尘视角,其实这样看的话,我果然还是更适合写薛洋视角的啊!再见再见再见

差点难产的文。总算磨出来了。薛晓这对cp已经写了三篇文了,从不可说到声声慢再到昭君怨,大概把我心里的这对毫无保留的描绘了出来。

我一直觉得...晓星尘视角不好写是因为他的感情比薛洋更隐秘....薛洋可以理解为不懂得去爱人但是晓星尘是有人性的明白如何去爱但是这个人他偏偏不能去爱....非常隐晦...
笔力不如以前了。我大概是老了

可以的话麻烦看客可以把这三篇文合在一起看。那样更能理解我想表达的感情。
不可说和声声慢可以在主页里翻。

这对cp应该不会再产粮了。再多写一点点就是多余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