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大苏夜er

暂封笔。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23

摇了摇脑袋努力让那些不好的话都消失最后已失败告终的喻文州无力的起身洗漱完换了件白t出了寝室。
虽已十一月G市温度还算怡人,空气有点凉却也不至于刺骨的地步。喻文州下楼溜了圈儿呼吸下新鲜空气,看了会儿门卫老大爷逗他的中华田园犬。

……不行。
……得让自己忙起来。

他转身上楼直直走向健身室,恰巧今天休息那群小孩还窝被窝里打呼噜呢没什么人。顺手把门带上后将跑步机调到快速启动模式。
喻文州压力极大或者极度困扰的时候会选择跑步来解决。运动过程中能让他大脑完全放空什么也不想。他本来就是个理智的人,跑步的这段时间足以让他恢复冷静了。

太阳光微弱的透着厚玻璃洒进来,有的穿过枝丫投在灰地板上像碎玻璃一样。
按了暂停键后伸手拿起搭一旁的毛巾擦了把额上细密的汗珠。
难得的清净。

喻文州喜静,太喧哗太热闹的地方会让他感到头大。有时候夜晚一个人躺床上会想干脆退役后种田去吧,养身又养心。
这样一个安静的人,却偏偏喜欢上了一个话唠。在遇到黄少天之前这可是他不敢想的。他在很久以前也像普通男生一样想过未来伴侣是怎么样的,长直发,没染过,说话很温柔,不要太高也别太瘦,安静乖巧。
可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提到伴侣眼前自然而然浮现的是那个爽朗的笑脸以及一声熟悉的无法再熟悉的"队长"

如果对象黄少天的话,作伴侣也不错。

想到这儿喻文州嘴角禁不住的上扬。身体总是比意识反应的要快的,等意识反应过来后喻文州有些懊恼。
他又想到黄少天了。
正当他起身准备再来一轮时,听到咔擦一声细微的开门声。

黄少天也是极为懵逼的,他来锻个炼也能碰见喻文州了。黄少天开门用力不大,可房间内太安静恰巧喻文州一回头俩人目光空中交汇这下想溜也溜不了。
看到门口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喻文州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段黄少天是每天定点会来健身室的。
空气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黄少天走也不是,进去也不是,就卡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站门口不冷么?"
"啊……冷……冷……"

喻文州先开口打破的寂静,另一边儿黄少天应了声像只螃蟹一样横着进了房,从进来的那一刻黄少天都尽量背对着喻文州,却时不时偷偷用余光瞅他。
看起来他还挺平和的,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修长的手指握着毛巾擦拭着沿着脖颈流下的汗,顺手拿起一瓶农夫山泉拧开大口喝下喉结上下动着。

那双手昨天晚上还一寸寸的抚摸过黄少天的身体,从喉结里发出的极为磁性的"少天"
黄少天一不下心又想起了昨晚的旖旎,心跳砰砰砰的转头不再看他。
空气又下降了好几度,可黄少天的脸却越来越烫了。
我操他妈的别想了啊啊啊啊啊跟放av一样想个啥啊不对这是在大脑里放gv呢还是自己演的???
想着他啪叽啪叽两下把速度调到最大就听见机器加速运转的声音以此想让自己冷静。

喻文州凝视了那人儿背影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起身走上前把仪器给人一下子关了。

"够了。"

评论(1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