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惊松

【喻黄】【abo】吃完再表白。拾柒

清晨的阳光透着窗帘未完全拉上的缝隙射进房间,有些刺着床上人儿的眼。黄少天心里估摸着几点了正准备从床上爬起来,却感觉身上被什么动一下压着。睁开眼睛发现不是自己的寝室,心下一凛,侧过头一望差点没撞上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睡颜。

“队队队队队队队队...队长?!”

黄少天惊的几乎要跳了起来,整个人以一种奇特的虾米般的姿势蜷缩在人怀里,一只手臂枕在头下另一只手则搭在黄少天的肩膀上。两个人就这样亲密无间的躺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呼吸几乎都能喷到对方脸上,几分酥痒。虽然他把动作生生压下去却还是惊动了喻文州。喻文州估计以为黄少天又做了噩梦睡的不太安稳,阖着眼眸微微皱眉把人愈发的搂紧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缩了缩抚摸着人背。

“我在呢....不怕.”

喻文州并没有醒,近乎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

喻文州搂的很紧想要挣脱恐怕得吵醒他,想到这儿黄少天突然很安分的躺在人怀里不动了,连呼吸都变的格外轻。
他还没想好以一种什么样的姿势和体位[划掉]去面对喻文州。

两具赤裸交缠着的躯体,凌乱的被褥床单,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似乎都冲着黄少天叫嚣着昨天晚上的欢愉。就仿佛是一夜情,如许多言情小说都会出现的情节。
霸道总裁爱上我[.

大不了就当做是两个有着共同需求的人正好撞在一起顺便解决了,反正也就是帮喻文州口交了顺便啪啪啪,也没啥对吧。黄少天就这样安慰着自己。

等等。
不对。好像有地方没接上。
后来还做了啥来着?他俩就这样睡觉了?
不对不对。

“队长...文州...我有让你舒服吗”
“队长...你已经满足了吗”

断掉的弦重新接上,好像是卡盘的磁带再次发出声响一般。却生生让黄少天羞红了脸。
他勾引了喻文州。
他居然勾引了喻文州。
黄少天居然勾引了喻文州。

“卧槽我他妈的....我靠真是日了叶修了等等为啥会日叶修不对重点错了啊啊啊我我我对队长.......”黄少天脸红的像是个偷吃了糖的孩子。
后来想想倘若能用表情包来还原黄少天的表情。请自动搜索生无可恋.jpg

想了半天,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再怎么纠结也无济于事。也不能说是黄少天一时昏了头脑,纵然是事后他也是清楚他当时的感情的。甚至有点小庆幸,庆幸当时自己是有多了不起。

黄少天情绪渐渐冷静下来,昨天叶修刚来不久喻队就突然回来了,回想当时的情形,喻文州估计已经知道了所有。极大可能是小卢说漏了嘴,黄少天知道风险有多高,他也没打算一直瞒着,可他没想到的是喻文州来的如此之快。

对不起。

黄少天极为轻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喻文州的睫毛很长,光打上去影子投在眼睑处。黄少天突然很想一根一根的数他的睫毛,就这样一直数下去,就这样数一辈子。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
下章闺蜜组上线,双花片段。有糖。

然后就是,关于有妹子来问我会不会印本子。
有这个打算,想给一些从一开始就陪着自己的真爱粉一点点小礼物。
如果要印本子的话,整篇文会大规模修改。细节完善,肉的话....肯定会更加充实。2.5w-2.8w字数吧。
当然啦我实在是太懒了xxx要印的话得慢慢弄。
其实是不敢啊.....。怕没人要啥的。so sad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陆

“少天?”

未等喻文州反应过来,黄少天已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队长....文州...我有让你舒服吗...”

黄少天的意识仍处于模糊状态,情欲与快感还未褪去。面色潮红声音软糯,这样的黄少天平时几乎是难以一见的,而如今就这样毫无阻拦的展现在了喻文州面前。

可这个人可是黄少天啊,纵然再冲动他也未必不清楚自己正在做些什么极羞耻的事儿。但是他现在宁愿逞着这股劲儿好好拥抱喻文州,亲吻他,占有他。

黄少天无法接受与朝夕相处的队长作为情侣关系在外界眼光下过活,也不愿割舍掉对喻队的情愫。

“队长....你已经满足了吗?”

————————————————————————————
晚上好.我是苏夜

上面那段只是练个笔.好久没写了找找感觉.
可以的话希望你能看看下面这段话♡

失踪了大半年了吧...?本来打算继续失踪下去的.结果和@HO打了个赌.她画完一张画我就更新一篇文.结果这个狗比第一天就画完了四张(-ι_- )

不是我不想写啊真的是因为每回写篇肉就像亲身干了一炮.三个月不想动笔.我大概还是适合那种清水文吧生无可恋.jpg

然后就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回归啦.最近脑洞也挺多的.首先得克服懒癌[....]还是请多多监督我吧

但是不要喊大大太太聚聚啊.....。收到评论就会很受宠若惊.感觉被称作大大真的挺不敢当.毕竟像我这种一下子就可以消失半年的人´_>`

不是经常登lofter.有时候看到你们发的节日祝福已经隔了很长时间了.....有点抱歉x不过还是很开心啦看到有人喜欢我的文章♡

希望你能包容这样缺点满满的我.

最后感谢这么好看的你还看我碎碎念.

让我们期中考完了再见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肆

此章有叶黄片段出没!!!!!!


叶修坐在床头嘴里叼着根烟,空气里尽是甜腻的信息素味道,不断挑拨着叶修的理智。黄少天窝在床角像个虾仁似的,房间内寂静的吓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人已经完事了呢。

忽然黄少天伸腿踹了踹叶修的腰,叶修伸手夹住烟缓缓吐出烟雾,侧头看着他。


“黄少天你今儿怎么这么安静了?”

“我靠叶修你先说句话啊快憋死我了真是的,来来来快做做完快走免得被人看见了。”


叶修倒也不烦他叽叽喳喳,起身上前支手撑在黄少天脑袋旁边,身上若有若无的烟味混杂着信息素的味道着实令黄少天不好受。

“确定吗?别到时候又说哥欺负你啊。”

“要做就做不做就滚。”


话音刚落还没等叶修回过神来黄少天就凑上去冲着荣耀教科书喉结咬了一口。黄少天信息素味道极其浓郁,不知是刻意还是怎,瞬间升温。叶修见他那样二话不说低头含住了人双唇,齿间轻啃舌头灵活撬开人唇齿一扫而过。


本是极佳的挑逗,不知为何,黄少天心里突然怕了。莫名的恐惧感,就好像是守了许久的贞操被人抢走了一样。

而这本应该是给那个一直以来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人。

黄少天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身影,蓝雨队服,和他差不多的身形,嘴角挂着笑意的喊他少天。黄少天突然希望现在吻他的人是喻文州该多好。


而当幻想与现实的声音重合时,他却彻彻底底傻眼了。


“少天。”

拿到备用钥匙的喻文州以平生最快的手速打开了房门,眼前却是一片旖旎之景,空气中混杂的气味,二人享受的表情让他突然觉得他不该闯入这个地方。


不断平复着心中的恼火,如同往常一样喊出那个名字。喻文州回想起来都会觉得那是自己的极限。回应他的是黄少天惊愕的表情以及叶修如释重负的长叹。

“队队...长..为什么...”再度的,黄少天头皮发麻,他现在没有心情去想为什么喻文州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寝室里,他大脑里重复着的只有两个字。完了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径直走了过去将床上受惊的人儿打横抱起,瞥了眼满脸嘲讽的叶修,语气冷淡。“今天真是谢谢叶神了。时间不早了叶神就在蓝雨休息吧,我会让经理安排房间。”未等叶修回答便转身离开。关上房门走回自己的房间。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叁

卢瀚文最终没能拗过黄少天。


当天晚上,卢瀚文拖着蓝雨一号人以放松有利于训练为由出去宵夜,郑轩徐景熙等很赞成这个活动于是硬把喻文州给拖上了,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真实理由。


叶修到蓝雨俱乐部楼下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半。上楼时感觉楼内好像没几个人,再加上进来的时候异常通畅,以叶修心脏程度大概也能猜出几分。


黄少天这小子,是来真的啊。叶修这么想着熟悉的朝黄少天寝室走去,忽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掏出手机快速扣下几个字发了条短信。然后敲了敲房门。


与此同时,喻文州那边正吵吵闹闹的围成一桌吃烧烤。离蓝雨不远,隔了条马路往小巷子里走几步就到了。这家店以前黄少天跟他们经常来,店主也是个蓝雨粉混的也挺熟,会专门空出个房间给他们。


“老板再来十串肉!!”卢瀚文举着肉串大喊。

“顺便来瓶可乐!”郑轩说道。

“喝点啤酒不好久没出来过了!”徐景熙大吼。

“行了,其他都可以,不准喝酒。”一旁沉寂的喻文州皱着眉终于开口说了话。


喻文州总感觉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好像有啥事要发生。但是他找不出破绽。他本来不想出来的,一是把黄少天一个人留在队里不太放心,二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着实让他没心情出来娱乐。

喻文州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思索片刻还是打算打个电话问问黄少天需不需要给他带点什么。熟悉的输入0810的密码发现有条未读信息。而当喻文州正疑惑点开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


再不回来,哥就收下黄少天了啊。


陌生号码。


喻文州头皮发麻,这个号码他并不熟悉,然而从短信语气中他能感受到是谁。

叶修。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早就串通好的?”尽力平复语气中的怒火,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让在场所有人一怔。


“黄少天的事。早就串通好了?”


“队..队长,你知道了?”接话的是卢瀚文。


喻文州快步往俱乐部走,大脑快速运转,他是知道叶修喜欢黄少天的,现在这时候他们俩肯定已经共处一室了。但是他知道叶修并没有打算标记黄少天,不然也不会告知自己一声。


“队长这事和他们没关系...是我和黄少事先说好的。”

“黄少说,他本来没打算找叶修的,但是俱乐部已经把他逼的没办法了。如果黄少再不解决,就要强制....”

“队长你知道的黄少不会喜欢叶修的。按黄少的性格一般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现在的我对他而言就是个包袱,即使他现在喜欢迟早都会嫌重甩掉的,现在就断的一干二净比到时候怨恨要好」

“队长,这是黄少的原话。”

“....队长,你快回去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啊。”


回想起刚才小卢说的话喻文州觉得大脑几乎要爆炸,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俱乐部在没有和任何人商议的情况下私自威胁黄少天。这是不可理喻的。

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少天应该喜欢自己?

喻文州不知道。他现在恨不得飞到寝室门口,虽然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叶修不会碰黄少天,但是,还是很不爽的啊。


自己要标记的omega和别的alpha共处一室,毫无自觉性。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小剧场

开坑一周年♡追加采访。

特邀嘉宾黄少天喻文州。


H:大家晚上好啊我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在座的肯定都认识我吧没错我就是荣耀最帅黄少天!!!

Y:晚上好。我是喻文州。

【咳黄少你这是自问自答么...大家好我是周年特邀记者喵喵。接下来将为各位采访对于「吃完再表白」开坑一周年来两位主人公的内心想法。那么两位,第一个问题是,对于剧情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呢?】


H:这个问题问的很不错那么本剑圣就简单的谈一下看法好了,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吐槽了作者写的什么鬼前面就算了后面突然冒出个叶修这算什么啊还让他标记我多大仇啊真是的!作者脑残啊我会让叶修标记么队长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Y:咳..好了少天。作者这样安排剧情肯定有她自己的安排,不过我想说的是,无论如何,少天是一定属于我的。


【...黄少你这样说下去咱们就没时间进行接下来的问题了啊真是的。第二个问题,对于作者长时间的坑文两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Y: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好了。坑文是个坏习惯,要及时改正。


【第三个问题,在目前已更的片段中,两位最喜欢哪一段呢?】

H:废话当然是开场那段肉了这还用问吗?这问题谁写的啊差评!

Y:同上^ ^


【.....两位真有默契啊。那么第四个问题,两位对于这篇文章的大结局有哪些猜测?HE还是BE?】

H:肯定是HE我和队长一定会在一起的这还用想吗你觉得按苏夜那个逗比的性格能写出忧伤的BE吗?

[作者:黄少天你死定了。]

Y:咳...私心是希望HE的。不过如果是BE的话也不能强求。悲剧总能让人记忆深刻不是吗?


【好的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两位对作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H:你敢让叶修标记我你就死定了。

Y:你敢让我完完整整的操少天一顿吗。[[哭晕厕所的喻队


————————————————————————

晚上好.我是苏夜。

现在是2015年9月20日晚上八点。希望你能花几分钟看看这段话。


2014年9月20日,第一次在贴吧里发文。「吃完再表白」正式开坑。

整整一年,感触很多。

作为一名写手,我确实是不合格的。可以把文一下子坑几个月不管不问,我觉得我已经不能用懒癌晚期来形容了嗯。

一开始只是突然写篇肉文好玩儿,发出去之后发现许多人求更于是就写了下来。怎么说呢,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我从来都没想过能有这么多人喜欢我的文字。然后就有一个嫩芽在心里冒了出来,想为你们写下去,想亲手去创造喻黄这对最喜欢的cp的故事。

但是三次确实很忙,有时候想更却发现抽不出时间。开坑一周年,虽然中间更的并没有多少。但是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想说的是,很谢谢一直追这篇文的你们,包容我,不离不弃。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贰

叶修来到G市,是两天后的晚上。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里面传来了个熟悉的声音三言两语说完便挂了,大概是说晚上就会到。黄少天也没心情去好奇叶修那个家伙也会用手机了。挂了电话后思索了一会儿就把卢瀚文喊了过来。


“诶黄少你找我什么事啊?”


“来来来小卢过来坐要喝水吗也没啥事就想找你帮个忙。”黄少天正准备把卢瀚文拽过来却看到他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黄少你别....我再怎么样也是个alpha。”


两个人沉寂片刻,气氛有些尴尬。卢瀚文看到黄少天怔住的表情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正准备挽救,黄少天突然抬头满脸笑容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叽叽喳喳。


“小卢啊你说我平时也对你不错吧诶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啊帮我个忙呗!今天晚上把队长拉出去带上郑轩宋晓那几个你们出去吃烧烤啊四处溜溜。”


“啊....为什么啊?”


“小孩子别多问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晚点回来!”


“不是啊黄少你要干什么啊,队长这段时间都很担心你几乎没心情出去的,我说黄少你得为自己考虑考虑啊这样下去不行。”


“我知道。”黄少天打断了人的话,“你别说了我自己的事有打算。”


“什么叫做你自己的事啊!”卢瀚文有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们是朋友啊,你这样让我们都不放心,你说你有打算,你说说看你找到人选了吗?!”


“叶修。我说小卢啊,黄少都安排好了,你就别担心了。”往门方向传来经理的声音。


黄少天和卢瀚文同时转头看向那个人,不一样的是,一个是紧张,一个是惊讶。


“谁让你进来的。”黄少天近乎恼怒。


“门没关好,这事可不能怨我,我这也是关心队员。”男人脸上满是虚伪的笑意。“小卢啊,你就别担心了,黄少天已经找好人了,荣耀教课书诶,看来今天晚上就要完事了吧,啧啧。”


“黄少...!”


面对着小卢惊异的情绪,黄少天又一次的感觉到无力。他没有打算告诉小卢这些事,他只是想让小卢把队里的人引走方便接下来的事。而现在,却因为自己的疏忽,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黄少天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恐慌,克制着身体的颤抖起身朝着那个人走去。


“帮我把晚上的事打理好,他要过来。你知道的,我这样没办法出去。然后,请离开。”


经理瞅着黄少天略带轻蔑的一笑,好不脱离带水的转身出门。


“黄少!你这么做后果很严重的你知道吗!”

“那队长怎么办,队长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很难过的啊,黄少你想过这些没有?而且黄少你不是真的喜欢叶前辈的吧?”


“我想过我都想过可我能怎么办!”黄少天近乎咆哮,“我已经没办法了我再不找个人,标记我的就是俱乐部安排的那些!”


死寂。


黄少天不用抬头就知道面前少年现在的表情。


“怎么会...我们去找队长他会有办法的。而且再怎么不济都还有他的啊,黄少你喜欢队长吗?”


“不要告诉他。”声音略带沙哑。


“小卢,你要知道,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他。”


“喜欢这个东西,谁都不知道它到底会不会让人死。现在的我对他而言就是个包袱,即使他现在喜欢迟早都会嫌重甩掉的,现在就断的一干二净比到时候怨恨要好。”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我真的好难受啊。”


....我真的,不想喜欢上他啊。

可是,好像控制不住了。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壹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中午。

简单的刷牙洗漱,套上队服朝训练室走去。而让他出乎意料的是,走到拐角处就看见经理站在训练室门口等着,两个人目光在空中对视,经理一脸笑容的看着黄少天好像专门是为了等着他一样。

黄少天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正准备进去却被人拦了下来。

“黄少啊来的挺早啊,身体不舒服还坚持训练真是不容易啊。”面前的男人脸上尽是堆起来的笑容使黄少天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带有警惕性的看着他。

“别那么紧张嘛,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来来来谈谈心。”

“改天吧快到时间了我得进去训练不能迟到的啊经理你还忙吧赶快回去处理事情吧我先进去了。”黄少天匆忙的想推开门进去却被人先一步堵住。

“恕我直言,你不能进去。”

“我靠你几个意思啊我不能进去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能进去啊我跟你说我要是被骂找你负责啊!!!”

“你现在是omega,而且是还处于发情期的omega。黄少天你得知道你现在的信息素对alpha多具有诱惑力。”经理眯了眼眸看着黄少天逐渐暗沉下来的脸,丝毫没有停止之意的继续说道,“你这样进去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训练。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了尽快找到alpha标记,可能你还不明白。”

“你可以选择适合的伴侣或者找人临时标记,但是已经拖延了这么久,期间给其他队员造成了许多麻烦。俱乐部的意思是,你最迟在这周内接受标记。”

“什么意思?强迫性质的?”黄少天眸光暗敛,沉着脸色看着他。

“差不多的意思,俱乐部会给你安排相关人员。黄少,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不,我拒绝。”

“你没有资格拒绝。”

“我已经找到对象了。”

“怎么可能?黄少天你找理由也得找个可信的吧。”

“我没有找理由。是叶修。”

话毕,黄少天转头就走,没有理会经理的一阵惊呼。回到寝室从内锁上门后强忍着的颤抖终于爆发,背脊看着门逐渐下滑直至瘫倒在地上。

他一直是一头高傲的狮子,无论何等困难从未低过头。而如今,他甚至沦落到了被俱乐部安排个从未某面过的alpha,以此排解身体原因的地步。倍感恶心。

黄少天知道他找叶修这个决定有多错误,也难怪经理会那么质疑。但是他没办法了,他不想受人折辱,更不想为了解决自己的需求而蒙骗喻文州。

这一瞬间,黄少天特别想哭。

喻文州知道了的话...肯定会恨死自己的吧,说不定都不会再看自己一眼了。可是没办法去对他说我喜欢你来标记我吧之类的话啊。

“文州...我到底该怎么办啊文州...”

黄少天最终缩在墙角,痛哭流涕。

——————————————————

其实黄少也是极其纠结的。他并不能正视他与喻文州之间的感情,可能说是恋爱迟钝吧,可到最脆弱的时候脑袋里第一个蹦出来的是喻文州,这点黄少天并没有意识到。

昨天说想穿插叶黄,其实是想虐下文州。毕竟像叶神那么心脏[.]的人肯定看出来了黄少天这一点。可以说叶神其实是助攻?嘛后面会提到的( •̀∀•́ )

【喻黄】【abo向】吃完再表白。拾

黄少天突然很想抽自己一耳光,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看着刚刚和叶修的聊天记录感觉活了二十几年的脸全丢尽了。不知道为何,黄少天心里冒出一股奇妙的感觉,就像,已经嫁人的年轻少妇和情夫去私会。


——不对啊,我靠少妇个毛线啊作为一名单身汉还嫁人呢等等不对是娶是娶是娶!!!

黄少天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在这同时,他脑海里也浮现了一个人的脸。


他的话...会怎么想呢。


刚才还炸毛的黄少天突然安静了,眼神略有些呆滞的盯着桌上摆着的相框,照片上的一个男孩举着冠军奖杯另一只手搭在队友肩膀上。笑容灿烂。那是第六赛季时候拍的,当时两个人正高兴着呢顺手拍了张照留恋。


喻文州...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呢。黄少天一直都很怀疑,甚至可以说是不可置信,他与喻文州共事这么久,两个人近乎形影不离,就像论坛上一个蓝雨死忠说的,剑与诅咒是相互依存的,失去了其中一个都是致命打击。而正因为如此,黄少天才会无法接受,他自以为对喻文州了如指掌,却对他口中所说的“一直喜欢”而毫无察觉。这种感觉就像有一双手突如其来的给了他一巴掌,生疼生疼的。


黄少天最近很爱回忆过去的事,刚入蓝雨的时候,碰到了喻文州,两个人共同训练,大家都觉得喻文州是个早晚都会被淘汰的人,却没想到击败了当时索克萨尔的操作者魏琛,而后两个人第四赛季出道,第六赛季带领蓝雨夺冠,第八赛季夺得亚军……


黄少天想的有点头疼,起身冲了个热水澡把室温调好后转头倒在了床上,努力让大脑放空,直至睡眠。


可是黄少天忽略了一件事,回忆的往事中,每个片段都与喻文州相关。